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中国对联论坛

  
  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乾隆微服私访加口小药铺留神秘对联

2017-5-4 23:0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97| 评论: 0

乾隆微服私访加口小药铺留神秘对联

乾隆年间,三月十八,紧靠泇河岸边的泇口乡逢集会。阳春三月,春暖花开,地里还没有多少活,人们在家里闲着无事,纷纷前去赶泇口会。

    从泇口街到泇河岸边的几条街市挤满了来赶会的十里八乡的人,有卖马、牛、驴、骡的,鸡、鸭、鹅、兔的,卖杈耙、扫帚、扬场锨的,卖纸花、泥响卟、泥娃娃、木刀木剑的,还有卖青菜、萝卜、大南瓜、包子、辣汤、油条、馓子、糖瓜、糖球、衣裳、手织布的。。。。。。应有尽有。摊位一个挨着一个,吆喝声此起彼伏。更有那些打拳卖艺、卖野药的,说书、玩杂技、唱小戏的,耍猴、斗鸡的,各自拉开场地,锣鼓家伙敲得震天响,几里外都能听见。

     这时,一只不大的木船停靠在泇河岸边。从船上下来一人,青衣小帽,手拿一把白纸折扇,上得岸来,沿着集市,边走边看,时不时点点头,微微笑,看样子心中很是满意。

    走走看看,前面到了泇口乡的街市,街面有四五丈宽,街两旁一家挨一家全都是商家店铺。街铺的靠南头有家中药铺,店面不大,两小间门脸。门两边的对联是:只要时间人长寿、哪怕架上药生尘。门头上是:益民药铺四个字。来客见是家中草药店,很感兴趣,心说:“我看看这乡间郎中医术咋样,是什么给人看病的?“迈步来到药铺门口,往内一看,两间屋中间一道梁,没有隔墙,靠后墙一溜是到两头的药厨,一格一格的抽屉上贴有中草药的名称。离药厨三尺远是柜台,柜台内没有伙计。屋中间有张不大的八仙桌,一位颌下留着山羊胡的老头正坐在桌前给一二十多岁的男子号脉。一会老郎中放开手站起身,走到柜台内去给那青年抓药,边包药边对那青年说:”你这病是肾虚,肝火太旺所致。咱是本乡人,俺劝你以后不要再每晚赌到半夜了,十赌九输。你家败光了,弄不好命也得搭上,到时你家人交给谁。这三副药你先拿去吃,没钱先欠着,啥时候病好能干活了,挣钱再还俺也不晚。。。。“青年人满眼含泪,给老头深施一礼走了。来客看老郎中不但治病救人,还苦口婆心劝人向善并赊药给人。心中很是感动,就想进店和老郎中啦啦呱,刚要进去又一想:”他是郎中,既看病,又自己抓药,肯定对中草药颇知,俺不如这样和他答话。“只见他一步跨进药铺门,手中折扇一打,面带微笑地对老郎中说:”徐长卿来桂皮(贵邳)、生地当成熟地。”一句话包含四味草药,又满含谦礼。老郎中见进店之人虽是青衣小帽,确是仪表堂堂,气宇不凡。看样子不是当地人,赶忙站起身抱拳为礼说:“刘寄奴采春花、含笑迎接槟榔(宾郎)。”来客见老郎中也用草药作答相迎,心中甚是欢喜,又用手中折扇连点药厨说:“白娘子(僵蚕)上重楼、连翘 百部(步)。”老郎中见来客把草药说得风趣形象,笑了笑,捋着山羊胡说:“王不留挥大蕺、远志 川穹。”来客点点头,又对着药厨念道:“枳母 益母(草)川贝母、此母并非慈母。”老郎中对来客一伸大拇指答:“栀子 莲子 车前子、尔子不是儿子。“说完二人相视嘿嘿一笑。

    老郎中把来客让到桌旁坐下,又泡上热茶,双手奉上问:“贵客对草药知之甚祥,老朽佩服,不知贵客仙乡何处,尊姓大名,到俺这乡村小药店有何指教?”来客对老郎中抱拳施礼说:“近水知鱼性,近山知鸟音。因我家隔墙住着郎中先生,从小他就教我念草药歌,汤头歌,我只知点皮毛而已,见到草药铺就禁不住想进来看看。我家在京城,姓高,因访友路过此地,还望先生恕我孟浪。。。。。。”老郎中忙摆手说:“贵客说哪里话,天下之大,相逢就是有缘。贵客不要嫌俺店陋、术浅就是看得起俺了。”“敢问老先生高姓大名?”“小老儿姓李名继宗,开这小药铺已是二三十年了。”“想必先生家中颇是富有?俺看您给人看病连药钱也不要。”“哎!能勉强糊口而已,不是老朽看病不要钱,乡间人指着土中刨食,当年不收当年穷。遇到天灾人祸生了病,借贷无门,老朽知道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人病死。医家父母心,只要能让人病好,俺少收入点,心中也乐意。”来客听到这里站起身又对老郎中深施一礼说:“老先生能有这样的胸怀,真是这方百姓的福气啊!敬佩!敬佩!。。。。”

     二人正唠着,忽见外面跑进一十五六岁少年,慌慌张张对李继宗说:“李先生,你快去到二娃哥家给他看看。他早上去挖地时还好好的,回家就不行了。二娃嫂让俺来请您过去呢。。。。”老郎中没等少年把话说完,站起身赶忙从柜台里拿出药箱往身上一背,对来客说:“贵客,对不住您了,救命要紧,俺得赶紧去了。”来客也站起来说:“先生,俺和您一起去行吗?”“好,走吧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   李郎中出了药铺门就大步小步,急急往二娃家赶。好在二娃家不远,就住离药铺半里多路。老郎中进到二娃家门,之间二娃正仰躺在床上,脸色蜡黄,嘴唇乌青,两手抱着左腿,疼得嘶嘶只吸气。再看二娃左腿,从脚脖到大腿根已肿得像瓦罐粗。一摁肚子,也又鼓又涨。老郎中赶忙从药箱中取出银针,在二娃人中、内关、足三里、涌泉各扎一针,这才坐下给二娃号起脉来。

    过了有半柱香时辰,老郎中眉头紧皱,又号另一腕脉,号完问二娃媳妇,说:“今早二娃吃了什么?”二娃媳妇擦着泪说:“俺家好长时间都没见荤腥,昨下晌俺到泇河洗衣裳,看水边有不少鸭嘴蚌,俺就摸有半盆回来。今早用蚌肉烧了几碗汤,给婆母和孩子各盛了一碗,俺没舍得喝,剩下的全盛给二娃喝了。他去地里干活走时还好好的,谁知一回来就脸色蜡黄淌冷汗,只喊腿痛胸口闷,俺扶他躺下,眼看他左腿越肿越厉害,才让邻居去请您的。要说蚌肉有毒,怎么婆母和孩子喝了没事呢?李先生,求您一定救救俺孩他爹,他要是有个好歹,俺这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。。。。。”“侄媳妇,别哭,俺这不正给他看呢吗!?”

    老郎中戴上老花眼镜,对二娃左腿一寸一寸仔细查看,忽然在二娃脚跟上发现两个针鼻大的小黑点。老郎中用银针在黑点处刺了一下,挤出一点黑血,用银针挑起放鼻子下使劲闻了闻,问二娃说:“这几天你被什么蛰咬过吗?”二娃疼得直抖,断断续续地说:“三天前,俺去挖地,被、被地头甘草下的一对正、正在交配的蜈蚣咬了一口,俺当时只、只觉得又疼又麻,就赶忙捋了把野艾叶在被咬的地方揉搓,回家用水洗了洗,天天起之前用唾水抹抹,觉得不疼了,也就没当回事。这次,腿肿不知是不是因、因为这事。。。。。”二娃说到这,疼得猛吸气,“哎哟!哎哟!”直喊。老郎中听了点点头说:“这就是了,现春暖之季,毒虫交配,其性最毒。亏得你当时用野艾叶揉搓伤口,艾叶虽有解毒作用,药性小,压不住蜈蚣毒。唾液虽也消肿解毒,只能是解表面,皮内毒却不能解。又恰巧你喝了蚌肉汤,蚌肉乃是大发之物,又是凉性,催动了蜈蚣毒,才使你这条腿又肿又涨。如在往上肿,毒入心脉,恐怕。。。。”老郎中说到这里,猛然意识到什么,赶紧住口不往下说。二娃娘和二娃媳妇听得心惊胆战,一齐“扑通”跪下给老郎中磕头说:“李先生,您定要想法救救二娃,俺家没钱俺卖屋卖地也不少您的药钱。。。。。”“咳!你们别急,又不是说二娃不能治,一文钱也不要你们花,快去给俺找几样东西来。”“找什么?”老郎中伸出手,扳着手指头说:“第一样,鲜马齿花半斤往上(冬天用干的),现地里该出了。白菊花有叶用叶,有花用花,花叶都有更好,三两(冬天用根)。’屋衣‘就是老屋或锅屋、墙角蜘蛛结的像纱布一样的网子,连同蜘蛛一起弄来更好。一大团鲜香藻草半斤(冬天用干的)。白矾五钱,快快去找。”

     这些东西荒郊野地到处都是,不大会就找齐了。李郎中把这几样东西连同白矾放在碓里捣得碎粘,又让二娃娘到邻家借了几个生鸡蛋,打出蛋清,把捣好的药挖出来,用鸡蛋清调匀,弄一团拍成饼状,敷在二娃的左脚根处。眨眼功夫,只见敷在二娃腿上的药膏,呼呼往外冒白气,二娃立时不喊疼了。过会儿,敷上的草药干了,又弄一块敷上。如此反复,只见二娃的腿慢慢往下消肿,等所有药用完,二娃的左腿只还有脚脖处有点红肿,再看二娃的脸上也有了血色,嘴也不青了,肚子也不涨了,气也喘得匀了。这时老郎中长长出了口气说:“还算及时,明天你们再照以上几样草药找来,砸粘了再给二娃敷。记住,药不能沾铁器,只能用石头砸。估计明天再敷一天二娃就彻底好了。记着,这付单方不仅能治虫咬蜂蜇,还可以治各种无名肿毒跟恶疮。七天内别给二娃吃生冷荤腥。好了,天不早了,俺该走了。。。。”

    二娃娘和二娃媳妇忙过来一边一个拉住老郎中的胳膊说:“亏了您来,要不是您,俺这一家人可怎么过。无论如何您在俺家吃了饭再走。二娃媳妇,咱河里还有只鸭子,你去逮来杀了,留先生在这吃饭。俺这就去借钱给先生诊费。。。。”二娃娘说着要往外走,被李郎中伸胳膊拦住说:“谁也别忙活,你家的境况俺又不是不知道,留着你那只鸭子下蛋换点油盐吃吧。诊金更不要给,那些草药都是你们自己找来的,俺不过光动动嘴,庄亲庄邻的不能光认钱呐。。。。。”说着话,背起药箱,大步走了。那京城来客不由暗竖拇指,心说:“这真是个仁义之人。。。。。”

     来客跟李郎中又回到了药铺,忍不住问李郎中:“老先生,凭您的医术,何不到大地方去行医,偏要在这乡下受穷?我在京城有熟人开的大医馆,正缺坐堂郎中,不如先生跟我进京坐馆,强过在这又辛苦又挣不到钱。。。。。”不等来客把话说完,老郎中就连连摆手说:“贵客,俺本是乡间小小的一郎中,虽说有点小小医术,也都是给人看病、治病时,听和学,慢慢积累的经验。至于那些单方、验方,更是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荒郊野外草棵、木渣都是宝。俺的根在这里,俺这辈子哪也不去了。贵客,老百姓难哪,生了病没钱治,只有等死。俺在这小地方虽穷点,可能尽绵薄之力为他们解除病痛,这俺就知足了。钱再多死后也不能带走,俺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    来客听得心情激动,眼里泪光闪闪,对李继宗说:“俺这趟没白到泇口来,借你桌上的纸和笔用用。”抓笔在手,“刷刷刷”一副对联一挥而就,上联是;悬壶济世心装家乡百姓。下联是;神医妙手不为富贵所动。横批是;知足常乐。落款;高天赐。写好从怀里掏出一方印章,盖在对联上。指着对联对李继宗说:“我也没别的好送,就写这幅对联给你留作纪念吧。李兄,你记住,今后如有什么难处,就到北京城找我高天赐,一切事情我给你照办,告辞!”说完,大步走了。

    虽然相识只是几个时辰,李继宗却觉得和来客很投脾气。再看看来客留下的对联,字字铁钩银划,大气磅礴,非常喜爱,请匠人把对联裱好挂在后墙上,时时观赏。

    过几天,有个当地在京城做官的人回乡探亲,无意中看到了这幅对联,大吃一惊,问老郎中这幅对联是怎么回事。李继宗就把和来客认识的经过详细讲了一遍。这位官员立马跪下,对着对联磕了三个响头。站起身又给李郎中深施一礼说:“李兄,你遇见的是谁你知道吗?他就是当今万岁乾隆皇帝呀!高天赐是他的化名,京城里的官员都知道。当今万岁亲笔为你写对联,还和你称兄道弟,这是那些大臣们做梦都想不来的好事。李兄,往后您想不发都难咯!”

    果然,这事一传出去,外省外县都知道乾隆帝微服私访到过泇河李继宗的小药铺,并给他写过对联。一时间,省城、州县、地方豪绅。骑马坐轿纷纷来到李继宗的小药铺,一来观瞻万岁的墨宝,二来来巴结连万岁都称兄道弟的李郎中。有病无病,走时每人都提几大包药回去,还生怕李郎中拿钱少了。几年下来,李继宗的小药铺就翻盖成了十几间的大药房,又收了七八个徒弟。李继宗不忘对乾隆帝所说过的话,对穷人看病都是亲力亲为,能不收钱就不收钱。用他的话说;取之于富、用之于贫。至于乾隆帝留下的那副对联,据传说现在还在李家的后人手里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关闭

站长推荐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热点导读| 中国对联论坛 ( 粤ICP备17068960号-1 )     

@版权所有 深圳市蓝徽文化传播投资有限公司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