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造全新模块 更精美 更清晰

   |   注册

查看: 1372  |  回复: 12

【联之我见】 讀負棺人先生《靈飛經》筆記

[复制链接]

九后

贵宾

帖子
2
精华
0
积分
270
联币
110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02
发表于 2014-02-23 12:33:11 |
楼主
【原文】

序:對集句感興趣,是從梁任公的《痛苦中的小玩意兒》*啓發,他的宋詞集句,格調與意境不作第二人想,大師 風範,我輩自無法超越,唯有另辟捷徑,於精神上要向梁任公致最大敬意,但手段上絶不步其後塵,試問集句若無自 家面目,則畫地為牢,死水無龍。此靈飛經集,集名點出要旨,主題則跨界集結司空圖《二十四詩品》,張功甫《梅 品》以及我國傳統二十四節氣,力求形式、內容、風格三位一體,聯集不限體裁,古人諸般警句,或取其事,或用其 意,互為生發。但由於水平有限,理解偏差,圓鑿方枘之處不可避免,未能辭達到無縫鏈接。

001、曠達|立春◆吹笛
月涌大江*,煙鎖秦樓,夢斷秦樓月;
人在靑山遠,寒迷楚夢,我本楚狂人。
集杜少陵、易安、黃庭堅、洪咨夔、太白之作

【筆記】

破繭成蝶,鳳凰涅槃,然後知不滅不生,不破不立。野火燒盡,東風吹新,然後知春之立也。摧眉折顔,“人生不如 意事常*”,或困於“天地”之闊之大“沙鷗”之渺之小,惶惶然,栖栖然,不可終日,或袖手轉身,以天為蓋, 以地為席,江湖之闊山岳之大,適就我之以遨以遊,然後知曠達非天生而就者,一如接輿窮而後狂,東坡謫而後曠。 林間吹笛,聲自清遠,意自散澹,靑崖放鹿,心馳萬仞,神鶩八荒,然後知“回首向來蕭瑟處”,“也無風雨也無晴 ”。

本題組合,於動態著眼。譬如攝影,抓取將破乍立之瞬間,張力於靈動間勃發,立意自矯然不群。

上比極寫“大道如靑天,我獨不得出”之*。“月涌大江*”,外物自疏朗闊大,生動不息,而抒情主人公獨困於 “秦樓”,“煙鎖”之迷離,“夢斷”之幽絶,恰如滿弦之欲裂,危石之欲崩,又似“盲人騎瞎馬,夜半臨深池”, 令人心為之驚,神為之奪,膽為之戰,至此則上比蓄勢已足。

下比寫轉身。終日營營,到頭卻是“日邊清夢斷”,痛苦之餘,便求解脫:“往者不可諫,來者猶可追”,“我獨何 為在泥滓,靑鞋布襪從此始。”“在山泉水清”,靑山雲影,熨平塊磊,碧水波光,度得超拔。於“寒迷楚夢”處, 照見自性:“我本楚狂人”。至此,下比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之境水到渠成。

全聯以意使象,紛而不亂;集句則唯求我所用,或取其事,或截其語,騰挪之間,手段靈活。對比烘託手法,自然老到 。上比月字始,月字終,循環成圈,固知突破之難;下比人字始,人字終,則自性本在,頓悟始知,即有“驀然回首 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”之美。

唯上比“秦樓”兩重,而下比失之;“夢”,不規則複字。是為憾。作者固知之,而終不強改,亦曠達矣。

【原文】

002、*動|雨水◆清溪
江上數峰靑,朝雲暮雨;
水*浮磬動,婉兮清揚;
集錢起、宋玉、瘐信、詩經之作

【筆記】

易經云:“天行健”。宇宙萬物,“周行而不殆”,*動,固為其本性。春風化雨,潤物無聲。萬物受雨,則草長鶯飛,生機蓬勃。清溪*逝,不舍晝夜。疏枝橫斜,暗香浮動,倚清漪而神韻出。*動之美,正與生命之種種活力如膠似漆,不可有片刻分割。

本題組合,取形攫神,內外合一,可謂魚與熊掌兼得之。

上比“江上數峰靑”,“靑”字乃著力點,正如“春風又綠江南岸”之“綠”,生氣洋溢,閉目可想見雲*雨澤中冰泄水溶空山轉碧之景。“朝雲暮雨”,雲之*行,雨之飛落,朝雲暮雨之變化,點、綫、面、塊,無不處於*轉變動之中。此外,數峰靑靑,商略雨意,“雲靑靑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煙”,最終朝雲化作暮雨,飛飛揚揚,瀟瀟灑灑,好一幅江峰雲雨圖。

下比“水*浮磬動”,浮磬,孔穎達疏:“石在水旁,水中見石,似若水中浮然,此石可以為磬,故謂之浮磬也。”水之*,浮磬之動,雖分主賓、眞幻,而飛動之勢愈彰;“婉兮清揚”,於清明圓美中拈出“傳神”。“傳神之物,正在阿睹”。辟如《詩經·碩人》有云:“手如柔荑,膚如凝脂,領如蝤蠐,齒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*盼兮”。前五句精雕細琢,不遺餘力,惜乎靜態;而“巧笑倩兮,*盼兮”,一巧笑,一顧盼,則神韻畢現。此外,恰如“春潮帶雨晚來急”所言,春雨,意味著潮漲,“水*浮磬動”正是雨中與之後水勢急漲*動之象,而“婉兮清揚”,正是雨後水*清清之景。

全聯意與景諧,象與理通,渾然一體,空靈可感。上比首句著重生機,結句著重變化;下比首句著重主賓,下比結句著重傳神,全聯分四面詮釋*動之義,然竟不著一字,驅象以達意,且全系集句,功夫可見一斑。此外,全聯又同時緊扣“雨水”“清溪”為題,或直筆,或曲寫,字里行間處處見“*動”之美,不由人不擊節而嘆。
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九后

贵宾

帖子
2
精华
0
积分
270
联币
110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02
发表于 2014-02-26 03:28:35 |
【原文】

003、勁健|驚蟄◆松下
大野入蒼穹,雷霆驅號令;
*花梅已動,草木風有聲。

【筆記】

朱自清散文《春》結尾:“春天像剛落地的娃娃,從頭到腳都是新的 ,它生長著。/春天像小姑娘,花枝招展的,笑著走著。/春天像健壯的靑年,有鐵一般的胳膊和腰腳,領著我們向前去”,將春喩作健壯靑年,從春之篷勃生機中,洞悉其磅礴充沛之氣、綿邈不息之力。驚雷一響,蟄蟲聽號令而出,萬物復蘇,生命力一如初昇朝陽,鋪天塞地而來,鋭不可當。自孔子“歲寒,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”,至陳毅“大雪壓靑松,靑松挺且直”,千百年來,松,始終為生命力勁且韌之代言人。松下聽濤,呼嘯而來,綿綿不絶,即為天籟之勁健樂章。

本題組合之間,血脈貫通,息息相應,且又攝神而不遺貌。

上比“大野入蒼穹”,視覺角度入筆,寫闊大雄渾之境,“入”字化靜為動,氣勢磅礴,盡顯勁健之宏偉壯闊內涵。“ 雷霆驅號令”,聽覺角度著手,雷霆之勢,號令之威,且以“驅”字相勾連,一字一錘,一砸一坑,鏗鏘*,可想見號令之後風雲變幻、江山易色氣象。之所以擇此點切入,而不直寫風起雲涌之境,即米開朗基羅代表作《大衛》攫取大衛蓄勢待發之瞬間立像,此等箭在弦、弓已滿、將發未發之際,因其眞氣充沛、眞力貫注而盡現強勁*之美。

下比“*花梅已動”,視覺角度入筆,摹寫生氣勃發畫面。花者,个體為柔,然即為个體,破蕾怒放之力,原不可小覷,況春風春雨所及 ,處處生機四溢,如此鋪張華麗,非外柔內勁者何?驚蟄之梅,雖非“歲寒三友”之蠟梅,然“已是懸崖百丈冰,猶有花枝俏”,春梅能得風氣之先,獨占百花鰲頭,足見生命力之強勁。“草木風有聲”,聽覺角度著手,兼顧視覺,可想見草長鶯飛木葉招搖之象,風行大地,一呼一吸之聲,得柔韌而強勁之美。

全聯采用當句自對形式,取境立象,緊扣“驚蟄”“松下”,而貫注“勁健”眞氣,又非一味劍拔弩張,勁而不竭,韌而*,深得勁健之真諦。

【原文】

004、委曲|春分◆小橋
隨圓就方,二十四橋春色裏;
*風回雪,三十六陂秋水來。
集葉紹翁、李龍高、子建、劉敞之作

【筆記】

宋玉《登徒子好色賦》云:“增之一分則太長,減之一分則太短 ;著粉則太白,施朱則太赤”,固知適中之為美之極致。文字亦如是:過曲,易晦且澀;少曲,易直而白,*蓄而能曲盡,是謂委曲。春分之為節氣,亦如是:陰陽適中,晝夜同長,美在不左不右、不偏不倚、恰如其分。小橋,形曲而能通達,自與“委曲”貌合神契。

本題組合,以詩品(委曲)為王,節氣(春分)、梅品(小橋),將相分工而同心同德,相輔相成。

上比“隨圓就方”,有名聯“雨入*,自成甘苦;水歸器內,各顯方圓”與孔子名言“君子如水,隨方就圓,無處不自在”可參照。委曲之道,正在順其自然,各適本性,而非人力之強為。“二十四橋春色裏”,二十四橋,極言其多而曲,春色,點透其明媚怡情,全句極言“曲折而不至於迷失”“隨心所欲而不逾矩”之美。

下比“*風舞雪”,可與“水理漩洑,鵬風翺翔”相媲美,欲來復往,欲落猶昇,盡顯回旋之美。“三十六陂秋水來”,原詩下句為“龍蛇奔走起風雷”,相參可直見“三十六陂秋水來”之形與神:三十六陂秋水,如龍如蛇,奔走不息,無窮無盡,而又婉兮清揚。“三十六陂秋水”,之對“二十四橋”,可圈可點復可嘆,當屬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”。就景物而言,“秋水”與“雪”,呈暗喩關繫。

全聯上比更側重於方圓自適而曲折,下比更側重於奔*回旋而無窮。上下比第一分句當句自對。“秋水來”對“春色裏”,寬,但因沾“三十六陂”對“二十四橋”精工之光,而未覺全句寬甚。“十”字雖同位復字,為數字,可。雖上比言“春”而下比言“秋”,然屬同一統帥麾下,故雖遠而不成病,反為美。
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心灵走笔

中级会员

帖子
13
精华
0
积分
1417
联币
496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2-06
发表于 2014-02-26 06:39:50 |
先沙发支持,再慢慢品读。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白马黑马

高级会员

帖子
46
精华
0
积分
3358
联币
1183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02
发表于 2014-02-26 14:22:40 |
慢慢看才出味道。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九后

贵宾

帖子
2
精华
0
积分
270
联币
110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02
发表于 2014-03-01 11:34:30 |
5#
謝謝心靈美眉和白馬先生鼓勵!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九后

贵宾

帖子
2
精华
0
积分
270
联币
110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02
发表于 2014-03-01 11:34:43 |
6#
【原文】

005、悲慨|清明◆細雨
*光正徘徊,絶憐高處多風雨;
幽草自寒綠,只有梅花是故人。
集曹子建、袁寒雲、張耒、候置之作。

【筆記】

《紅樓夢》中林黛玉於李義山詩絶不感冒,而獨鍾其“畱得殘荷聽雨聲”句,此二人雖虛實有別,一為現實人物,一為小説人物,然悲劇性一也。悲劇命運不可違,執著追求不可得,鬱結於內,纏綿悱惻,一發而為蒼凉悲慨之氣。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”。清明之節,掃墓祭祖,逝者難追,生者暫存。生,命運之偶然,死,命運之必然,“縱得千年鐵門檻,終須一个土饅頭”,百歲彈指間,何況不如意事常*,人生滿溢著無計、無奈、無力之感。恰如那細雨,飄飄灑灑,無邊無際,不眠不休,濕了蝶夢,凉了*,直令白晝如晦,靑春似秋。然紛紛細雨中,雖不乏落葉之蕭蕭,卻依然有幽草之靑靑。

本題組合,神韻相得,血脈貫通。

上比“*光正徘徊”,“*光”,狀寒冷幽寂之態;“徘徊”,點凄迷徬徨之意。“絶憐高處多風雨”,“絶憐”,“劇憐”。“我欲乘風歸去,又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”,況又“多風雨”,命運之神,只顧全面封殺,何曾給過出路?全比以象寫意,字裏行間,直透蒼凉。

下比“幽草自寒綠”,“幽”字,*清幽、孤潔之意,“草”,雖小而堅韌,“自”,空自,徒自,透出無奈之感。“寒”“綠”,一觸覺角度、一視覺角度,聯袂渲染悲凉氣氛。“只有梅花是故人”,梅花,孤傲、清冷之象徵,“只有”“是”,強調。面對悲劇人生,無從改變,又不甘沉淪,於是乎,唯清潔自守,抑制徹底全面異化。全比以孤絶寫執著,以蒼凉襯悲慨。

全聯以意為骨為脈,以象為肉為血,從悲凉、孤絶兩主層面,演譯悲慨風格,筆法神韻均有獨到之處。唯結句對仗寬了。

【原文】

006、纖穠|穀雨◆綠苔
穆如清風,池上碧苔三四點;亂若紅雨,藕花蔆蔓滿重湖。
集詩經、晏殊、李賀、薜昭蘊之作

【筆記】

“春風又綠江南岸”,“姹紫嫣紅都開遍”,雨生百穀,而潤萬物,其蓬勃生機外溢為斑斕色彩。生氣為其血,自然為其神,故雖穠而不靡,雖艷而不俗,雖纖而不弱。正如籬角陌頭之綠苔,色澤鮮明,雖至纖至幽,而活力充沛,故不覺其色之濃,而憐其清新*人。

本題組合,“谷雨”從大處入手,“綠苔”從細處著眼,聯袂演繹“纖穠”眞諦,角度雖有別,精神氣一也。

上比“穆如清風”,寫“纖穠”予人之總體感受,柔而不靡,輕而靄如,自然清新。“池上碧苔三四點”,“池上”,“池塘生春草”之池上;“碧苔”,苔者,細物也,其清幽可憐之態,其靑翠欲滴之色,令人眼清神明;“三四點”,疏落有致,明艷如畫。全比側重於寫“纖穠”之清疏自然一面。

下比“亂若紅雨”,亂字,狀寫紛紛揚揚之態,“紅雨”,喩寫飄落飛揚之情,正合力以動態寫“纖穠”,空靈可感。“藕花蔆蔓滿重湖”,藕花,有紅、白、粉等幾色,蔆蔓,均屬綠色繫列,“重湖”,令人想起“重湖疊巘清嘉”之重湖,“滿”字,盡寫其重重疊疊稠稠密密之態。如此一紅一綠一暖一冷色調相對而相配,卻絶無惡俗不自在之感,反覺一派天然。全比側重於寫“纖穠”之濃艷諧調一面。

全聯動靜結合,疏密有致,色調鮮明,形象生動,畫面自然清新。唯結句“藕花蔆蔓”對“池上碧苔”寬。
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九后

贵宾

帖子
2
精华
0
积分
270
联币
110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02
发表于 2014-03-06 04:51:26 |
7#
【原文】

007、形容|立夏◆曉日
白駒過隙,風暖繁弦脆;
疏雨滴清,空翠濕人衣。
集莊周、柳永、孟浩然、王維之作

【筆記】

立夏,立者,建始也,夏者,假也,大也。立夏,春之末,夏之始,農作物自此進入生長旺季。“一日之計在於晨”,旭日初昇,洋溢朝氣,輻射活力,承載希望。有歌云:“太陽從東方昇,這裏的花先開。”形容,離形傳神,不拘於形、泥於迹,力求神似,以自然之筆凸現生氣精神。正如“立夏”、“曉日”之生命活力,充塞於天地之間,雖欲精雕細琢,常恐挂一而漏萬,非“如覓水影,如寫陽春”之生花妙筆,不能盡態傳神。

本題組合,以“立夏”“曉日”之象,見“形容”之奇功妙用。

上比“白駒過隙”,寫迅如電閃之象,生與滅於瞬間完成,幾乎難以追躡其形迹。“風暖繁弦脆”,“風”自身不可見,而“暖”為觸覺感受,更無影蹤可尋,“繁弦脆”,弦聲本無形迹可言,何況弦聲之“繁”與“脆”(通感),更屬感覺領域,而難以捉*。欲寫此類,非離形傳神之形容,難以窮盡其生氣精神。

下比“疏雨滴清”,疏雨雖有形迹,而清響屬聽覺領域,縹緲不可見,“滴清”(通感),清疏之色、清幽之聲,通過“滴”這个動作而視覺化。“空翠濕人衣”,“空翠”,寫空明翠綠之色,不可捉*而又無邊無際,如雨如霧,沾衣欲濕。“濕”(通感 ),將視覺之“空翠”,通過觸覺之衣“濕”表現,曲折而盡致。本比直通形容之神妙。

全聯因象立意,抓取一般手法難以窮形盡相而獨“形容”可以直追其精神氣之物象,彰顯“形容”之獨特風貌、神妙功用,與《詩品》手法一脈相承。唯結句對仗寬。

【原文】

008、洗煉|小滿◆銅甁
玉老田荒,夏有凉風冬有雪;
夢窗凌碧,雲在靑天水在甁。
集張炎、無門慧開、吳夢窗、藥山惟儼之作

【筆記】

“豪華落盡見眞諄”,落實到本題,“繁華”,可喩指浮世喧囂中一切僞者、粗者、劣者、雜者,“落盡”,可喩指洗煉過程,“見眞諄”,可喩指以冰清玉潔之心,直照明凈自然之境。其中有“揀盡黃沙始見金”之*,更有返璞歸眞、純凈素樸之*,以莊子“無為而無所不為”思想光照,前者顯非重點。“小滿小麥粒漸滿。”“滿”,意謂作物顆粒飽滿。“小滿”者,“物至於此小得盈滿”。純凈自然之境,即圓滿之境。正如銅甁經去僞存眞、去粗取精之冶煉與制作,最終呈現明凈古樸之美。此外,銅甁亦如古鏡,有略貌傳神之功。

本題組合,攫取“小滿”“銅甁”特徵,形象喩示“洗煉”*,自然通透。

上比“玉老田荒”,極言歷時之久,藍田玉老,滄海桑田,非如此,無以“披盡黃沙始見金”。“夏有凉風冬有雪”,集自宋無門慧開禪師《無門關》: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風冬有雪,若無閑事挂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”此段詩偈前兩句設象,後兩句説理,以自然純凈之物象,暗喩本心之一塵不染,明凈自適。

下比“夢窗凌碧”,“夢窗”,喩清純空靈之心,“碧”,“綠葉成蔭子滿枝”之綠,自然生命力之象徵,予人以篷勃而又明凈之感,全句喩寫以純凈無礙之心,直照明凈自然之境。“雲在靑天水在甁”,以在天之雲舒卷自如、在甁之水恬凈自在,喩萬物各得其所,本性自見,直達眞諄自然之境。

全聯依然是驅象以達意手法,以明凈自然且相輔相成之象,合力喩示“洗煉”*,引讀者於物象之揣摩中體悟“洗煉”之韻味。尤其是兩詩偈之選集,神韻獨到,而見功夫。唯第一分句對仗寬。
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只比别人白一点

贵宾

帖子
125
精华
0
积分
6536
联币
2495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14
发表于 2014-03-10 12:33:06 |
8#
慢慢看,楼主辛苦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九后

贵宾

帖子
2
精华
0
积分
270
联币
110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02
发表于 2014-03-12 03:14:24 |
9#
謝謝樓上的朋友!

【原文】

009、縝密|芒種◆疏籬
南山出屋,梅子黃時雨;
東籬把酒,江水綠如藍。
集陸遊、賀鑄、清照、白居易之作

【筆記】

芒種,連收帶種,有芒之麥快收,有芒之稻可種。一收一種,均須細致周密計劃、井然有序安排。單“麥收”,就“有五忙:割、拉、打、曬、藏”。所謂“麥在地裏不要笑,收到囤裏才牢靠”。此外,有芒之麥,給人以顆料飽滿而精細入微之感。引申到詩文,就布局結構而言,摒棄枝蔓,周密安排,前呼而後應,周詳而不亂;就語言文字而言,工筆為主,細膩精微而不繁復,眞切生動而不板滯。猶如疏籬之錯落有致,條縷分明而又渾然一體。

本題組合,以共同本質特徵為血脈骨肉,彼此勾連。

上比“南山出屋”,有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之妙。不期然而“南山”自“出屋”,突出“自然而然”、杜絶人為造作之弊,又具錯落有致之美。“梅子黃時雨”,以象寫意,以紛紛揚揚、鋪天蓋地、霏霏不絶之象,強調綿密而不犯,鋪張而不繁,精微而不滯,飛揚靈動而又渾然一體。

下比“東籬把酒”,寫人之情態,悠哉遊哉,突出其自在灑脫之美。“江水綠如藍”,以象喩理,以江水之綠色一片,不間雜色,又奔*不息,強調不枝不蔓,綿密得體,又渾然而*動之美。

全聯以意驅象,以象喩理,以不同之象,組成靈動有致之畫面,而生氣存焉;從不同角度,象徵“縝密”一品之主要特徵,正是《詩品》手法。

【原文】

010、*蓄|夏至◆淡雲
夏木新陰,冰雪透香肌,荷風送香氣;
江南未雪,天意憐幽草,白雲抱幽石。
集白居易、蘇軾、孟浩然、晏幾道、李商隱、謝靈運之作

【筆記】

有畫賽題為“深山藏古寺”,一人畫深山古木鬱鬱葱葱,古寺一檐角於其間若隱若現;一人畫深山古木鬱鬱葱葱,隱隱有一僧擔水沿林間羊腸小道曲折而上。後者奪冠。何哉?套用《詩品》語言,可謂“不著一筆,盡得風*”,善烘雲託月者也。有詞云:“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説還休,欲説還休,卻道天凉好个秋。”剔除心態情境因素,“天凉好个秋”,恰是情深深而語淡淡,乍讀似乎淺易尋常,細品即餘韻無窮。“夏至陽之極”,酷熱苦悶,恰似情感之內火旺極。淡雲,淡者,指顔色淡,更指情韻淡,悠悠飄過不粘不滯之態可想而見,恰似語言之淺易平淡。

本題組合,“夏至”與“淡雲”,一表一里,內呼而外應,聯袂演繹“*蓄”兩大特徵。

上比“夏木新陰”,“夏木”蒼翠葱鬱,生機蓬勃,“新陰”清凉宜神,非人力強為。“冰雪透香肌”,*肌膚似冰雪,凉爽宜夏,且散發淡淡香澤,若隱若現。“荷風送香氣”,“荷風”徐徐,“香氣”裊裊,淡淡焉而不顯,悠悠然而不絶,令人心曠神怡,沉醉其中而不自覺。全句喩指“*蓄”清新自然、餘韻悠然之品性。

下比“江南未雪”,自欲雪未雪之時入手,筆法蓄勢不發,有“此時無聲勝有聲”之效。“天意憐幽草”,“幽草”靑靑欲滴,柔而不弱,綿邈不絶,意態可憐。“白雲抱幽石”,“白雲”舒卷自如,永“無盡時”,“幽石”,靑苔點綴,白雲環繞,時隱時現,若沉若浮。全句喩指“*蓄”收一取萬、餘味無窮之特徵。

全聯於清新自然之象中,喩示處置“露與藏”、“淺與深”、“淡與濃”、“有與無”等諸多關繫之法理,以烘雲託月之筆,收“不寫而寫”之效,本身即為“*蓄”佳例。唯雪字,不規則重復。
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
九后

贵宾

帖子
2
精华
0
积分
270
联币
110.00
在线时间
0小时
注册时间
2013-11-02
发表于 2014-03-14 07:04:19 |
10#
【原文】

011、疏野|小暑◆竹邊
橙黃橘綠天,陌上花開,漸行漸遠;
茂林修竹地,曉來雨過,無準無憑。
集黃定、錢鏐、歐陽修、葛勝仲、蘇軾、馬鈺之作。

【筆記】

“吾本乘興而行,興盡而返,何必見戴?”王子猷此言,足見其率性自適之品性。晉代人物風*,固以眞率不羈為尙。持此本心,發而為文,則入“疏野”一品。“小暑大暑,有米也懶煮。”小暑,熱尙未極也,然人物散漫,任性而自適。竹邊松下,固為隱士高人脫略形迹、無拘無束之所。

本題組合,以內在精神氣為總目,統攝三邊關繫,彼此呼應,顧盼有神。

上比“橙黃橘綠天”,橙黃,橘綠,自對,從視覺角度入手,寫物各適其本性,橙自黃,而橘自綠,一派天眞非人力所強為。“陌上花開”,各種野花,隨其所安,而生機一片。“漸行漸遠”,以行為寫人物品性,無羈無絆,優遊自得。全句強調“疏野”率性自適、不假雕飾之品質。

下比“茂林修竹地”,茂林,修竹,自對,以環境暗示人物性格,遠離塵網,純眞自然,不雕不飾。“曉來雨過”,寫不著意氣,無拘無束,自然而然。“無準無憑”,寫率性而為,自由自在,灑脫不羈,無所顧忌。全句強調“疏野”純任自然、隨其所安之品質。

全聯驅象立境,以境寫神,而“疏野”自在焉。其意境疏密有致,野趣橫生,筆法任自然,去粉飾,為“疏野”之佳例。

【原文】

012、豪放|大暑◆明窗
星垂平野闊,雲漢森然,萬帳穹廬人醉;
日落江湖白,樓臺浩渺,五陵豪俠笑為。
集杜少陵、李石、納蘭容若、王維、祖無擇、崔塗之作

【筆記】

東坡詞“須關西大漢,執鐵板,唱大江東去”,是謂豪放,具體表現為:視野廣闊,氣度超拔,氣象恢弘,氣勢雄放,*充沛,或不拘音律,以示豪放不羈。楊廷芝有云:“豪則我有可蓋乎世,放則物無可羈乎我。”大暑,處於中伏,一年中温度*,農作物生長最快,逞不可當之勢。明窗,窗也,包羅萬象;明也,明亮爽朗。非包羅萬象之廣闊胸襟,則充沛澎湃之情無以噴薄而出。

本題組合,血脈相連,精神相通,有連氣同枝之感。

上比“星垂平野闊”,視野廣闊,景象雄奇,“雲漢森然”,目接天河,思飄天外,可想見其人吐納日月星辰之槪。“萬帳穹廬人醉”,“萬帳穹廬”,場面壯闊,“人醉”,寫人物縱情狂放之精神狀態。全句以象喩理,暗示“豪放”取象闊大、想象雄奇、天地萬物不可拘之特徵。

下比“日落江湖白”,氣勢雄偉,感情沉著,境象蒼茫闊遠。“白”,此處形容詞活用作動詞,靈動而氣勢非凡。“樓臺浩渺”,其境宏大遼闊,“五陵豪俠笑為”,五陵,豪俠之典型環境也,豪俠,重義氣,輕生死,不羈於塵條俗規,豪放之典型人物也,“笑為”,豪俠之狂放姿態也。全句以象喩理,暗示“豪放”視野廣闊、縱橫開闔、率性任情之品質。

全聯以象喩理,更為“豪放”風格示範之作。尤其是有意避免一味高調叫囂之弊,取象幷非一味闊大,取勢不*於劍拔弩張、聲嘶力竭,而“豪放”見焉。
回复   点赞   举报
还可输入50个字
验证回答
换一个